当前位置:首页 > 国家新闻 > 江苏新闻 > 正文

南京栖霞区原区长助理受贿千万被判死缓

    更新时间:2009-02-26 13:02:16  来源:网络收集  阅读次数:  
摘要:马乐乐 她22岁入党,31岁即出任区民政局副局长,38岁被选派至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参加南京市领导干部首期境外培训班,曾一度被誉
  马乐乐

  她22岁入党,31岁即出任区民政局副局长,38岁被选派至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参加南京市领导干部首期境外培训班,曾一度被誉为仕途上的“希望之星”。

  她曾任市区人大代表、省市党代会代表,在街道基层担任领导职务摸爬滚打了10年,至免职时,这个原本连工资都发不出的街道,经济总量一跃排名为全市街镇前列,财税收入达5亿元。

  她就是南京市栖霞区原区长助理、迈皋桥街道原工委书记潘玉梅,从第一次接受他人贿赂1万元开始,逐渐演变成收受数百万元的巨额贿款也麻木不仁。至案发前,她的囊中已经收入792万多元人民币、50万美元的巨款,她也因此成为南京市处级干部受贿犯罪单笔现金数额最大的贪官。

  昨天,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潘玉梅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依法判处潘玉梅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也许自知罪孽深重,她在悔过书中写道:“如果我还有生的出路,一定现身说法,贪的下场就是今字底下关着个人,将会一辈子赎罪,有的错是错不起的。”今年46岁的潘玉梅,年富力强时却要在冰冷铁窗中苦度春秋。

  南京栖霞区原区长助理赃款藏在父母家中

  点钞机点了1个半小时

  就像是一场噩梦,梦中的自己被深深地埋在黑黑的井里,拼命地伸出被黑泥包围着的双手向井口抓去,可是不断地挣扎却不断地下沉,到处都是黑的……我的灵魂就这样被自己深埋,我的事业就这样被自己葬送,我的人生被自己画上了一个不光彩的句号。

  摘自潘玉梅忏悔书

  早在2007年元月,南京市纪委在查处邮政系统一起腐败案件时,被审查人员高某口中冒了句:“我还给潘玉梅书记送过几十万美元。”这似乎是无意中露出的一句话,令办案人员反复斟酌:一个处级干部会有这么大胆吗?如此巨额外币即便在全市银行柜面储备也没有这么多,外汇究竟从何而来?

  市纪委主要领导听取案件检查二室的汇报后,当即指示:对任何线索我们都要高度重视,全力以赴,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绝不让任何一个腐败分子逍遥法外,要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政治责任感查清问题。

  市纪委分管案件工作的领导迅即召开办案人员会议,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认真研究调查计划,精心制定调查方案,周密部署调查工作。办案人员从资金来源入手,开始秘密初查。潘玉梅自学过法律本科,她闻风而动,一面与相关人员“对口型”、订立攻守同盟,另一面则四处托关系打探虚实,销毁物证,企图逃避组织审查。

  市纪委初步掌握潘玉梅的严重违纪问题后,时间已到了2007年农历春节。考虑到节日期间的各种复杂因素,市纪委领导决定按兵不动。2月26日节后上班第二天,市纪委领导带领办案人员来到了栖霞区,向区委主要领导通报了案情。中午12:30,潘玉梅被带到市纪委办案点。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潘玉梅五雷轰顶:“出事了。”但她盘算决不能说出收钱的事,始终坚信高某不会出卖自己。原来早在2005年5月,高某就曾因行贿被调查过。那次事件之后,潘玉梅见周围风平浪静,便喜滋滋地为高某接风,赞他是“经过组织考验的人”。打那以后,潘玉梅更认为高某是靠得住的哥们。因而在最初被审查的两天里,她对问题缄口不言,只是反复念叨:“我没有拿别人的钱,我没有问题。”

  办案人员利用网上搜索的资料,和潘玉梅详细聊了她的工作。潘玉梅对组织上掌握的情况感到惊讶,但对问题仍避而不答。她心中明白自己收的钱是天文数字,丈夫身患重病,不能让年少的孩子就此失去母亲,母性的想法支撑她保持着沉默和对抗,每天靠做广播操来鼓舞自己的斗志。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Copyright © 2008-2018 zhgax.com 中国爱心网 粤ICP备15051005号-1

中国爱心网 - 社会需要大家的奉献,中国爱心,你我的公益、慈善、爱心!本站内容搜集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