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您现在位置:
> 国家新闻 > 湖北新闻 > 正文

武汉刘培、刘洋俩兄弟争相割皮挽救96%皮肤意外烧伤的父亲

2013-08-04 17:24 网络收集 中国爱心网
2013年8月3日,武汉,为了挽救重度烧伤、生命垂危的父亲,同为85后的黄陂小伙刘培、刘洋兄弟俩争相割皮救父,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血浓于水,手足情深的真谛。 54岁的刘盛均原是农民,数十年来四处打工,将两个儿子培养上了大学,也都有了稳定的工作。不幸的是
   2013年8月3日,武汉,为了挽救重度烧伤、生命垂危的父亲,同为“85后”的黄陂小伙刘培、刘洋兄弟俩争相割皮救父,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血浓于水,手足情深”的真谛。

54岁的刘盛均原是农民,数十年来四处打工,将两个儿子培养上了大学,也都有了稳定的工作。不幸的是,6月18日,他在襄阳一家工厂打工时不慎被高温蒸汽烧伤,生命垂危,随后被转至武汉市三医院抢救。其间,刘盛均自体取皮做了一次皮肤移植,但效果不佳。为了挽救生命,随后的植皮手术只能从他的两个儿子身上取皮。

虽然知道大面积取皮存在风险,但刘培、刘洋兄弟俩都试图说服对方,用自己的皮肤去挽救父亲。就在双方争执不下时,哥哥刘培乘弟弟上班时,偷偷签下了手术单,他愿意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痛苦,不想让弟弟受到伤害。

与此同时,为了替父亲筹集巨额手术费,弟弟刘洋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将交完首付几个月的一套新房变卖,所剩20余万元全部用于治疗。对于哥哥的“抢跑”行为,刘洋既心疼,也无奈。

据了解,目前全家已经花了约70万元,绝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我们现在债主至少有30个”,刘盛均的妻子戴亚兰无奈地说,她们现在还欠医院8万多元,即将开始的第三次植皮手术包括护理费用至少还要30万元,这已经让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濒临崩溃。因为费用跟不上,从8月1日起就已经停药了,刘盛均现在人还在ICU,后期还要再进行一次植皮,但希望已逐渐渺茫。 中国爱心网,爱心事业的发展

昨日,主治医生王德运向记者透露,刘盛均全身96%的皮肤被严重烧伤,虽然经过治疗,但后续情况仍有待观察,目前暂不能断言是否脱离生命危险。

刘培告诉记者,他每天都在掰看身上的皮肤,寻思哪一块可以留给父亲用。他告诉记者,只要能筹到做手术的钱,下一次植皮,一定还是用自己的,“弟弟就不用想来抢了,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儿子用自己的皮挽救父亲

前天下午3点,读者刘洋致电武汉晨报热线85777777求助称,父亲刘盛均在襄阳一家工厂出事故,全身大面积烧伤,送到三医院救治,已花费医疗费约70万元,哥哥将皮肤移植给了父亲,后期仍需30万元,盼关注。

昨天上午10点,记者来到武汉市三医院重症烧伤监护室外,见到了刘母戴亚兰及多位亲属,刘盛均正住在重症监护室里,平时通话只能靠室外的语音对讲。

戴亚兰称,大儿子刘培取皮后,为了节省钱,在医院过道住了一个星期,就搬到刘洋的单位宿舍里休养。

戴亚兰告诉记者,6月22日,刘盛均仅有的头部皮肤被移植到四肢关节处,暂时渡过了难关,但7月19日,医院告知其移植皮肤存活率较低,需要再次进行大面积皮肤移植,且仅限于直系亲属。为了争夺这个名额,两个儿子曾一度发生争执。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7月22日,大儿子刘培瞒着全家人在移植手术协议书上签了字,随后从其背部及头部取皮移植到父亲的四肢及腹部,使父亲的恶化病情得到控制。

重伤时心中想的是他人

6月18日凌晨4时,刘盛均在襄阳一家汽配厂锻造钢球时出现意外,高达1600度的铁水蒸汽将他全身96%的皮肤烧伤。

刘盛均通过对讲机介绍,事发时,他正要往铁水里加铁块,突然间坩埚中的蒸汽喷了出来,瞬间将他全身烧伤,从约两米高的台上直接摔下来。

躺在地上的刘盛均,担心铁水溢了出来酿成事故,忍着剧痛指挥工友关掉了坩埚。

随后,刘盛均被送往襄阳477医院抢救后,19日凌晨2点20分,他被送到武汉市三医院救治。


兄弟俩为救父亲“反目”

记者在武汉铁路局武昌单身宿舍见到刘培时,他趴在床上,打着赤膊,一台电扇对着他背上两块书本大小的疤痕吹着。

刘培背部的疤痕呈粉色,明显是刚结痂不久,其头部双耳以上的皮肤也是同样的颜色,布满疤痕。

刘培告诉记者,他在武汉一家培训机构工作。7月22日做了取皮手术后,目前伤口均已恢复得差不多,头皮已经重新长好,并长出了短发,背上也已结痂。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趴着,唯一不舒服的,就是背上钻心的痒,但又不敢挠。

copyright zhgax.com



戴亚兰告诉记者,19日医生告知刘盛均要进行第2次皮肤移植,而且最好是直系亲属供皮,两兄弟就“打起架”来,都提出割皮救父,都说父亲供他俩读书累了这么多年,现在一定要救父亲,不然后悔一辈子。“即使以后有钱了,而父亲就这样不在了,以后的几十年都会过得不安生”,两个儿子都这样说,为此争执不下。

哥哥瞒着所有人扛下重任

7月21日,在手术的前一天,哥哥刘培乘弟弟上班,瞒着所有人,直接跟医院签了皮肤移植手术协议。当晚,他才告诉母亲。

戴亚兰得知消息后,立刻给正在上班的刘洋打电话,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后,就传来哭声,“当时不是说好了让我来吗?”刘洋在电话中吼道。

22日清晨7点左右,刘洋和妈妈送哥哥一直到手术室。刘洋一路都没有哭,但手术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瘫软在地,泣不成声,一直到约40分钟后,手术结束。

手术后,刘洋就坐在哥哥面前掉眼泪,母亲戴亚兰看着难受,几次哭出声来。刘洋就叮嘱妈妈,不要哭出声,让哥哥听见难受。

弟弟贱卖新房凑手术费

刘培说,自己是长子,身体一向都比弟弟好,弟弟在武汉铁路局工作,刚刚转正,还有筹钱、找律师等其他事情都需要弟弟来做,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这皮都应该是割他的。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记者了解到,为了给父亲筹集医药费,刘洋不顾家人反对,找中介把已经交了首付还未入住的新房低价贱卖了,还完银行贷款,剩下的20多万给父亲看病早已用完。农村老家的房子不值钱,连地基一起5000元也给卖了。

涉事公司曾支付7万元

戴亚兰称,事发后,丈夫刘盛均工作的襄阳晓鸿车辆配件有限责任公司分先后4次支付了7万元,但是公司共欠丈夫9万多元的工资款。老板同意支付医药费,但是却迟迟不见救命钱,现在已向襄阳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了该公司。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分隔线----------------------------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内容搜集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中国爱心网 - 社会需要大家的奉献,中国爱心,你我的公益、慈善、爱心! | 站长QQ:229163340 | 258314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