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您现在位置:
> 公益资讯 > 公益新闻 > 正文

108个地震宝宝举行生日会

2010-05-20 17:58 南都周刊 中国爱心网
她们都是母亲,她们都在地震中失去了孩子,她们至今都在期待新生命的到来。 汶川大地震之后,一段官民并举的再生育的进程,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复杂而艰辛,当地政府部门更不惜以试管婴儿等手段进行攻坚。但是,流产、不孕等种种难题,横亘在这些身陷丧子之痛的高龄父母
  

她们都是母亲,她们都在地震中失去了孩子,她们至今都在期待新生命的到来。

copyright zhgax.com

汶川大地震之后,一段官民并举的再生育的进程,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复杂而艰辛,当地政府部门更不惜以试管婴儿等手段进行攻坚。但是,流产、不孕等种种难题,横亘在这些身陷丧子之痛的高龄父母面前。

zhgax.com

108个地震宝宝举行生日会

zhgax.com

汶川地震两周年之际,震后出生在四川什邡罗汉寺的108个“地震宝宝”,5月10日在什邡罗汉寺观音殿前举行生日会。(图片来源:南都周刊)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108个地震宝宝举行生日会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2009年12月,43岁的刘洪英成功生下四川首个灾后再生育试管婴儿。如今,孩子已经5个月大。(图片来源:南都周刊) www.zhgax.com

2010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两周年,母亲节后的第三天。 copyright zhgax.com

这一天,45岁的杨建芬到北川中学遗址,给遇难的女儿烧香。两年来,她一直想生个孩子,但未能如愿。“这天,我想跟女儿说说话。”她说。 内容来自zhgax.com

与杨建芬一同前来拜祭的,还有她的好朋友、44岁的向碧琼。向在地震中也失去了女儿,两年来也在努力怀孕。

www.zhgax.com

这一天,到北川的还有,39岁的王永会,一个曾经再怀孕又流产的母亲;47岁的牟廷华,两年来,她和丈夫做了三次试管婴儿的尝试,都没有成功。

copyright zhgax.com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两年来,丧子之痛无时不刻折磨着他们。这些父母被广泛认同为汶川大地震后最抑郁的群体。在绵阳,尤其是北川地区,他们占据了整个四川地震灾区再生育对象的一半以上。

内容来自zhgax.com

在安置原北川老县城居民的永兴板房区,以及灾民安置人数众多的擂鼓镇,一些年轻的丧子母亲已经重新怀孕,或者生下娃娃。但对于杨建芬等高龄妈妈们来说,目前可以做的,更多的还是等待生命的奇迹。 内容来自zhgax.com

“我们是重点被保护对象。”回首这两年,王永会深有感触。

内容来自zhgax.com

从2008年年底开始,经过对有子女在地震中死亡(伤残)家庭的摸查、统计,有关部门开始对这些父母实行特别生育扶助(再生育)制度,国家计生委为此专门拨出了超过一亿的专款。大多数失子家庭再生育的意愿,加上多个部门的动员,以及免费助生育等政策的落地,2009年初,灾区出现了再生育潮,在去年“5·12”更被媒体勾勒成震后重生的希望。

内容来自zhgax.com

然而,在绵阳尤其北川,这些家庭——尤其是高龄丧子父母们——遭遇到了譬如流产、不孕等种种难题,这段官民并举的再生育的进程,随着时间的推进变得复杂而艰辛,当地政府部门更不惜以试管婴儿等手段进行攻坚。 zhgax.com

根据绵阳计生部门提供的数字,截至今年4月底,绵阳符合条件且有再生育意愿的2562户家庭中,999名再生育对象成功怀孕,658个家庭成功生育。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在《南都周刊》记者走访过程中,从计生官员到妈妈们,总会对“再生一个孩子”的话题发出这样的感叹:“难啊!”

www.zhgax.com

生育潮推手

本文来自中国爱心网

地震之后,汤艳云,这位绵阳市计划生育指导所所长,工作来了个乾坤大挪移。地震前,她操心的是超生问题,而地震后,她得帮忙丧子家庭生孩子。“地震确实造成了很多家庭的痛苦。我希望能在(生育)绝经之前,尽可能让她们怀上孩子。”汤艳云说。 copyright zhgax.com

这一系列的过程,是从建立档案开始的。2008年7月,绵阳的计生、妇联等部门开始对灾民群体中的再生育对象进行调查统计。绵阳的永兴板房区,也就是原北川老县城灾民的安置点,再生育的对象最为集中。永兴板房区回龙小区妇联干部文孝惠说,虽然不清楚回龙里总共有多少对象,但从社区的遇难学生花名册上来看,至少有四百多个家庭。包括北川县妇联主任贾娅,也在地震中失去了孩子,成为再生育行动的目标对象。

zhgax.com

社区的宣传工作也随即进入各灾民聚集点。2008年8月,在灾民安置人数最多的擂鼓镇,所有子女遇难的家长被集中在一起,时任擂鼓镇镇长袁家贵对他们提出了再生孩子的号召。“我跟他们说,大家不要伤心,很快国家政策就要出来了,可以再生一个。”袁回忆说,“其实我自己的孩子也遇难了,一边讲,一边就想起了自己的孩子。那种痛,你永远理解不了。”

copyright zhgax.com

在擂鼓镇,形容自己是“被重点保护”的王永会没有去这个打气会。失去儿子的她,“当时完全没有心情”。两个月以后,当地计生站给王永会打来电话,告诉她可以领一个《免费服务手册》,了解新的再生育政策。“这时候我们就有了再要一个孩子的想法,”她说,“我还有个女儿在河南读书,但老公说,能多生一个是最好的。” 内容来自zhgax.com

计生人员和再生育父母们的交流,通常是私人、谨慎而婉转的。在计生工作者的描述中,地震过后,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精神状态非常低落,直到2009年才开始有所好转。“第一年叫他们来的时候,脸上都是似笑非笑的。第二年沉郁的表情才少了一些。”王芳说,震后第一年和第二年的情绪转变之下, 很多家长从被动被召到计生站进行再生育宣传、检查和治疗,到主动到站里配合再生育工作,有些家长还结伴“赶场”——参加各种孕育专家的咨询活动。 www.zhgax.com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丧子父母都有如此的心境,特别是对于丧子且丧偶的人来说,重新开始新生活是第一步。文孝惠说,“有些父母年龄会增长,他们生孩子会越来越难。”还有一些家庭,由于忌讳被遭致生育能力方面的闲话(尤其男性),也没有积极参加再生育的检查、治疗,对此,擂鼓计生服务站站长王芳很无奈,“没法子,慢慢磨。” zhgax.com

2008年10月,是失子家庭纷纷得到免费服务消息的月份。在各地,计生系统要求“责任到人”,“一对一服务”,“努力满足再生育家庭的生育愿望”。有的父母得到消息的时间比较迟,譬如在女儿遇难后特意梳跟女儿同样辫子款式的杨建芬,她到2009年3月才主动去询问,拿到了《免费服务手册》——这个再生育对象的象征。

中国爱心网,爱心事业的发展

对于计生职工来说,计生人员的工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尽管办的还是心理与生理技术两个层面的业务,但他们需要完成全新的工作目标。“我们发宣传单,打电话,到社区去了解,如果要孩子,我们怎样才能帮助她们。”擂鼓计生服务站站长王芳,现在能叫出镇上(哪怕不是住在镇里)所有再生育妈妈的名字,也会把自己过去的凶劲,用在斥责类似孕妇穿高跟鞋这样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让她们(有孩子以后)出现笑容,有笑容。”她向记者强调说。

www.zhgax.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 reserved
本站内容搜集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利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
中国爱心网 - 社会需要大家的奉献,中国爱心,你我的公益、慈善、爱心! | 站长QQ:229163340 | 258314367